销售热线
400-8017106
赖以“输血”的清洁取暖何时能“造血”?

城市供热成本上升,热价雷打不动;农村农房保温性能差,清洁能源烧不起。二者叠加,致政府补贴压力与日俱增,怎么办?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城市能源周刊”作者:齐琛冏)
自2017年财政部、住建部、原环保部及国家能源局确定了首批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城市,由中央财政按照行政级别划拨专项资金以来,我国已为北方清洁取暖改造补贴了大量资金:三年来,试点名单共纳入3个批次、43个城市,累计补贴达351亿元。各级地方财政投入更大,2017—2018年就已下发补贴超过555亿元。真金白银投出去,依然难以赶上不断上涨的清洁取暖使用成本。而且现有政策规定中央财政补贴期限只有三年,地方补贴也多以三年为期,尽管根据最新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清洁取暖力度将继续加大,但是地方财政压力显现,部分地区还存在配套资金到位率低的情况。可以预见的是,补贴不会,也不应是长久之计 。
那么,赖以“输血”的清洁取暖能持续多久?财政补贴压力与日俱增的清洁取暖怎样才能持续健康地走下去?近日,在京召开的南北地区清洁供暖差异化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围绕上述话题展开了探讨。
又要政府管控热价又要取消补贴不现实
“仅靠国家补贴生存的项目都不能‘长命百岁’,早晚得垮下来。”谈起我国清洁取暖补贴现状,中国建筑节能协会区域能源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许文发直言。在他看来,清洁供暖要想有生命力,必然得遵循市场规律。
说起取暖补贴,中国城镇供热协会副理事长、北京热力集团副总经理刘荣深有感触。“供热,因为关系民生,热价受政府管控,各地供热事业带有一定福利色彩。”
她算了一笔账,16年前北京老百姓热费每平方米大约24元,如今北京市政供暖价格还处在同一水平,但供热企业16年前从电厂买1GJ热只需要33元,现如今已上升至87元。这意味着,现如今同样1GJ热供给居民后所能收取的取暖费仅为72元,远低于供热企业买热的成本,再加上热在管网中的运输损失,亏损更大,这种情况下企业想要维持生存势必要严重依赖政府补贴。
“煤改气”也好,“煤改电”也罢,随着能源行业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气价、电价都在走市场化之路,特别“煤改气”,近两年,一到冬季天然气涨价不说,还不够用,供热成本增加是实实在在的,但在热价仍保持“雷打不动”的情况下,政府补贴退坡甚至取消,并不现实。“多年前,曾经依赖补贴生存的水、电、气现在都已走向市场。供热是否也要逐渐走向市场,值得思考。政府层面首先应做好顶层设计。”刘荣说。
然而,日益严重的供热成本倒挂现实,无疑让政府财政压力日益增加。怎么办?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韩文科对此建议,凡是靠补贴扶持的燃料替代项目都应建立短期的价格、补贴传导机制,并将其与低保制度等政策联动起来,切实做好精准补贴,这样也才能使补贴更好地发挥作用。
农村建筑节能应是补贴首要落脚点
“补就应补在‘刀刃’上。”刘荣直言,尤其在农村,清洁取暖补贴应首先侧重鼓励农房围护结构改造,而不是直接补贴用户安装燃气壁挂炉或空气源热泵设备。“对房屋围护结构改造进行补贴,虽然比补贴安装供暖设备投入多,但这项工作做好后,后续房屋取暖的运行费用、能源的消耗成本就会有大幅下降。这时再考虑逐渐削减补贴,就具有可持续性。”刘荣进一步指出。
记者在采访调研中了解到,目前,北方地区大多数农村地区推进清洁供暖工作都未对房屋围护结构进行任何改造。农村房屋保温性差,用户就算安装了清洁取暖设备却承受不了过高的取暖费用,返烧煤已是屡见不鲜。多位与会专家同时指出,对农房做好保温改造,应是补贴政策非常重要的落脚点。“房屋围护结构改造要结合用户的实际需求和经济承受能力。因此,相应的改造方案也应因地制宜、按需设定,能够为用户提供不同的改造‘套餐’,如从数万元的‘豪华版’到数千元的‘简配版’不等,丰俭由人。”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环境与能源研究院总工李骥说。
目前,该方面已有很好的实践案例,记者获悉,从山东省济南市商河县怀仁镇农村清洁取暖改造的实际情况看,对农宅的节能改造单户投资约只需要4000—10000元,综合能效可提升30—40%以上,采暖运行费可承受、热舒适性提升,让老百姓称赞不已。
“政府应引导探索利益共享商业模式”
“建筑能效提升作为推进清洁取暖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一环,未来应得到财政资金的有效支持,或者在商业模式方面应得到政策层面的着力培育。”美国能源基金会中国低碳城市项目主任赵言冰认为。在韩文科看来,“再好的项目若不能实现商业化运作,只依靠政策扶持走路是不可行的。”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副总工程师陈焰华亦指出,任何一项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都需要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起步,待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再进入市场,才能逐渐摸索出可持续发展之路。
在多渠道解决清洁取暖项目融资问题方面,目前国家政策层面已经给出了明确方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北方地区清洁供暖价格政策意见的通知》提出多项举措,如探索多元化的融资方式,大力发展绿色金融,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加大对清洁取暖企业和项目的支持力度;支持通过企业债、低息贷款等方式解决清洁取暖项目融资问题;鼓励社会资本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参与清洁取暖项目投资建设运营,多渠道解决项目融资问题,降低融资成本。
在赵言冰看来,政策层面还需要进一步疏导,从融资角度挖掘清洁取暖的创新商业模式,例如探索降低融资门槛,或推出融资工具,促进资金有效利用。“补贴对于培养市场、建立价格疏导机制非常有价值,但前提是需要不断摸索与修正补贴政策。如果补贴政策能让节能改造投资方也受益,创新商业模式就会更有积极性。”赵言冰说。
李骥介绍,公共建筑清洁取暖的商业模式探索已有新进展。“我们在青岛推进了两批共45个公共建筑清洁取暖节能改造示范项目,通过摸索后发现,公共建筑节能改造能够实现不需要大量投资,过程中用户如果在理念上能从重资产变为轻资产,通过系统调试就可以轻松将能效提升至住建部要求的15%。青岛项目能效提升幅度甚至可以达到25%。”
 

 

 

易中彩票注册 手机网投平台领导者 上海天天彩选4 彩宝彩票注册 粤淘彩票开户 蚂蚁彩票官网 乐彩网 手机网投平台领导者 手机网投排行 信誉最好的娱乐平台